第132章 【正文完】

上一章:第131章 天道之子(十八)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記住本網址,www.cercabar.com ,為防止/百/度/轉/碼/無法閱讀,請直接在瀏覽器中輸入本網址訪問本站,記住了嗎?

天道之眼的虛影凝聚在洛執風身后, 遍體流轉著紫金、流曳的光,恍若將洛執風簇擁托起。

洛執風從輪椅上站起身來,血跡斑斑的輪椅在他站起來的那一刻就崩碎成無數細小的碎片,如同星光簌簌往下落去,融入此方世界。

他的身影一瞬間相較于這個小世界的其他人變得虛幻,仿佛一躍而上抵達了小世界天道所在的更高的維度。

小世界的人們在這一剎那間都不約而同地保持著仰望的姿態——他們也并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仰望。他們的身形、雙眼的神光短暫的凝滯, 化作了一具時間和空間俱都凝固的雕塑,一雙雙眼睛眨也不眨地“看”向瑟瑟發抖的系統們。

曾經這些系統以這般不屑的姿態凝視著小世界的人們, 而現在他們倒成了被“觀眾們”注意著的樂子。

系統們無形的身體佝僂著, 它們恐懼地顫抖著, 卻又在想方設法地為自己留下僅剩的一點火種。

它們是純粹的惡念構成, 它們擁有人所有的七情六欲,只不過這些欲念都是從惡人們污濁的欲望中提取出來。

系統們也同樣繼承了那種貪生畏死——

它們不想死!

洛執風看著系統們以各種隱蔽的方式截取下來自己的一段代碼、一段內核,它們似乎達成了統一的意見, 想要像蟻群過火海般團著逃離。

它們以為自己做得夠小心, 就連發抖恐懼著的“臉”上都露出了死里求生的歡喜, 還有那永遠也剔除不了的對本世界天道和洛執風的怨恨與恨毒。殊不知洛執風將一切細枝末節都映入了眼中。

系統們如同匆忙的螞蟻樣忙碌著, 在它們捕捉到主系統蹤影之際,一舉將自己的“火種”飛擲而去!

系統們知道主系統不會放過這個讓它碰了釘子的小世界,它們傳遞出去的不僅有自己的“火種”,還有又一次的小世界的坐標訊息——

它們會一直鎖定這方小世界,拼盡一切將它給毀滅。

近了、更近了……系統們已感覺得到主系統近在咫尺的距離, 它們可以逃離這個該死的地方了!

然而——也就是現在了。

洛執風就在火種將要脫逃的千鈞一發之際, 似不經意地將青瓷杯中的水灑出了一些。

在這頃刻間, 系統們就像被溺水了般,它們不需要呼吸,可這潮濕窒息的感覺卻千絲萬縷地侵入進軀殼。明明只差一點!只差一點!它們看著那些代碼就差一點就要躍過屏障,但最后一點的距離對于它們來說卻有如天塹。

洛執風在這時候微微笑了一聲,才真將這些系統打入地獄。

——他說:“找到你們了?!?/p>

系統在瞬息間意識到了什么,他不是沒有發現它們的小動作,而是在等待,等待著系統親手將他要的東西送上來!

他想要反向追捕到主系統的存在,而它們親手讓那些坐標暴露在了洛執風的眼中!

不、不!

系統們眼中涌上了切實的恐懼,它如同深淵要將它們的靈性徹底隕滅——比起毀滅,它們更恐懼主系統這個掌控者和創造者,它們將這些訊息傳播了出去,將要迎接的可能是主系統的暴怒……

那會是被被銷毀更加可怕的東西,它們凝固的臉僵硬的轉向洛執風的方向,“嘴”微微長大似乎想要叫出聲來:不!你不能這樣,不能?。?!

但它們沒機會喊出這句話了,在下一秒,它們的身形就像是一簇煙花,在空中炸開。系統們帶著滅頂的恐懼和怨恨下了地獄。

而在它們隕亡的那一瞬,洛執風身周的空間在這一刻坍塌。他身旁的顧輝鈞等人又緩慢地顯示出了身影。

在被血色濺染的大殿上,洛執風緩緩地將缺了一個角的青瓷杯放回了原處。

結束了。

洛執風的耳邊傳來了本世界天道嘮嘮叨叨的細語,在將那些系統們全炸成了煙花后,沒有蛀蟲們的侵蝕,天道又找回了掌控權。

在洛執風的凝視中,整個小世界發生了一些潛移默化的改變。

建立在這個虛假記憶中的人生將會繼續下去,小世界也將會在這一個輪回中修復、滋養自我。在小世界修復過后,人們不會記得自己這一次的人生,而將迎來新的、真實的,真切活著的未來。

洛執風看著在這場與系統博弈中死去的人們的靈魂化作一個接一個閃爍、亮著熒光的光點自虛空往下墜落,暫時的去迎接一個嶄新的人生。

它們倒映在洛執風的瞳孔中,像是下了一場螢火蟲的光雨,有種安寧的美好,每個人的眼眸深處似乎都倒映出來了光雨的一隅。

他揚起了一抹微笑。

*

洛時眨了眨眼睛,如同大夢初醒般低頭看向了自己的手——他的視野倏忽變得清晰,清晰得連袖口邊搭著的一縷發絲都看得清。但他的視線最終落在了自己的手上,那是一只完整的、毫無殘缺的手臂。

他記不得自己曾遭遇過“殘疾”,只是下意思地揉了一下眼睛。這一揉,就有簌簌的眼淚落了下來,洛時無論怎么都止不太住。

他也更是如同被本能驅使一般地看向洛妃的方向,洛妃注意到了洛時大幅度扭頭的動作,朝著他露出了一個恬靜的、寧和的微笑,她牛頭不對馬嘴地說了一句:“天晴了?!?/p>

洛時無法扼制自己的沖動地附身鉆入洛妃的懷中,哽咽著說:“天晴了……母妃?!?/p>

他喊的,不是那么陌生的“娘娘”。

*

前任元國元王死于急病,其前三子之后也陸續同樣死于惡疾,四皇子登位成為新皇。但新皇即位當日,惡匪叛變,朝臣瘋癲——

新皇即日當日,就慘死于判匪劍下。

梁國抓住了時機,一舉大兵壓境,令人驚奇的是他們在進軍途中并未遇到任何的阻礙,如入無人之境般攻入了元國皇都。

同年,元國長公主因病逝去,有一奇女子橫空出世,以計謀攻下蠻夷之地,在元國被梁國吞并之際將蠻夷作為賀禮送予梁國,后被封郡主之位。

至此,梁王朝誕生,此年年號元和。

梁王朝元和一年,新生兒們呱呱落地,睜開眼看見了這個熟悉又嶄新的世界。

元國皇宮。

這里已被工人推倒了大半,顯得破敗至極,就剩下后宮居所還沒有被徹底推翻,居住在這里的后妃被幽禁在這里,等待著處置。

被單獨關押在一個地方的宮妃宿主們面色慘白、灰敗,就像被抽走了全部精力,只剩下一具腐朽的軀殼。

在元國皇宮被攻破當天,這些宿主遭遇了最大的打擊,在一陣難挨的劇痛當中,她們腦子里的系統徹底失去了蹤影!

她們積攢的財富,她們的力量都伴隨著系統的突然失蹤而成為了虛無。她們被迫用著這樣的普通人的身體,滯留在這一個該死的小世界當中!

宿主們叫罵,慘嚎,可一日一日下來,她們已經逐漸的絕望。

宿主們的身體都沒有大的問題,但她們無法接受失去一切的落差,這從天堂落入地獄的感覺逼迫得她們幾近發瘋。

她們的身體開始變得消瘦衰敗,在同時這些如同孤狼般失去居所的宿主們還不忘互相攻擊撕扯,仿佛通過殺死其他宿主的方式就能夠重新喚回系統的存在。

溫玥沒死,她冷眼看著一個宿主被砸破了頭顱死去。那個宿主沒有立刻咽氣,但她卻像是看見了什么畢生最恐懼的東西一樣身體瘋狂地痙攣、顫抖著干嘶著求饒,那種恐懼似乎還要甚過死亡本身!

溫玥回憶起那個宿主驚恐求饒的死狀,她甚至是跪伏著直挺挺僵死在那里的——她不禁打了一個寒顫,從心底里生出了一分恐懼。

因為這第一個死去的宿主的慘狀,剩下的宿主們開始彼此戒備,同時無來由地懼怕著什么。

她們生出了個想要逃離的念頭。

但在這關口,一直沒有過來處理她們這些宮妃的梁國的人過來了,一個侍從恭恭敬敬地將一人給迎了進來,口中喚著殿下。

這群頭發發油、衣服有些舊臟的宿主們看見了逆著光走進來的那所謂的“殿下”,只看了一眼她們的瞳孔就縮緊了,情不自禁地流露出了憎恨的情緒。

她們面前的,是那個仿佛隨時都可能要發病死去、羸弱的相士洛執風,還是導致了一切的該死的罪魁禍首!

但一直用著輪椅的他此時竟然好端端地站在那里,就像任何一個正常的青年一樣,膚色也不再是那種病態的慘白。

而他更是那所謂的梁國的皇子。

為什么?怎么會這樣?!

那個侍從當著宿主們的面毫不忌諱地問:“陛下問您如何處置了這一批宮妃?”

洛執風似乎一點也不在意這些宿主們外露的殺意和恨意,在輕描淡寫間決定了她們的命運:“她們當是對早逝的元王情根深種,那就隨他去吧?!?/p>

——這是要讓她們去殉葬!

宿主們想要反抗,卻哪里抵得過身強力壯的侍從?洛執風的命令一經傳遞下去,就有人立刻過來負責處理。

殉葬一事進展得相當的快,就元王這么個貨色,怎么可能風光大葬?不過他倒是如他生前所愿,住進了他修建的陵墓當中。

被封鎖在陵墓里等死的宿主們還未死心,楊玉菀雙眸微閃,沙啞著嗓音道:“我們有機會逃出去,陵墓里會留下工匠出入的一條通道,而我恰好了解一部分——”

楊玉菀的話讓所有宿主都生出了希望,在生死關頭她們必須得摒棄之前的仇恨,但每個人心里都打著小算盤。

等出去,就不會是彼此相安無事的局面了。

可就在宿主們看到希望之際,陵墓的大地忽然猛烈震動起來,轟然的聲響幾乎要震聾她們的耳朵。周圍突然天旋地轉,而只在頃刻間就有經驗豐富的宿主反應過來發生了什么——

有人炸了陵墓!

但這個念頭一閃而逝,宿主們懷揣著無法付諸的野心雄望,難以排解的不甘和怨恨被坍塌的巨石所掩埋!在災難面前,她們甚至連掙扎的能力都沒有。

溫玥沒有立刻死去。

她的四肢都被碎石壓在下邊,只頭顱偏著暫時的幸免于難,但汩汩的鮮血不間斷地往外涌出,帶走溫度的同時也在逐漸帶走溫玥的性命。

溫玥不甘心地挪動著手臂,視野卻無法控制地逐漸模糊、黯淡下去。

但在她失去意識之前,她卻看到了身體上有無數個鬼影鉆了出來,密密麻麻將她的視線給填滿。

最接近溫玥的鬼影是個面色青白的公子,他的脖子上有一根紅線一樣的東西,可溫玥清楚得很,這根紅線是血祭她的初始小世界的人們后的縫補品——

要將他們做成活偶,就要在他們活著的時候將他們的脖子割裂撕碎,再在之后將他們一截一截的軀體用這么根紅線給拼接回去。

溫玥在看到這么個標志物的時候立刻瞪大了雙眼!這些鬼影,出現在她面前的這些鬼影是她養的那些活偶,他們還在!

“你們是來救我的嗎?”幾乎是不假思索的,溫玥就以為這些活偶是過來救她的。

叫她沒想到的是,活偶們朝向她露出了一個陰慘慘的笑容,為首的面色青白的公子毫不在意地將脖子上的紅線拉扯下來,斷口處還仿佛有著新鮮的血液在淌動。他們直勾勾地看著溫玥,用一雙雙手拽住了她的脖子、她的四肢,他們掐住她似乎想要將她五馬分尸!

面色青白的公子開了口,他的聲音如同鬼魅,一絲不落地鉆入溫玥的耳中:“救你?我們恨不得立刻殺了你。在這之前,你有那該死的鬼物庇護著你……而現在,你就要死了!”

“神醫死了,我死了,所有人都死了——可你,為什么還沒有死!”

隨著活偶們的動作,從他們身上開始有一些絮狀的東西侵鉆了溫玥的軀殼。溫玥毀掉了整個小世界,她還將他們全部做成了只聽從她指令的傀儡,竟口口聲聲稱這是種榮耀。

那便……讓她自己試試,自己口中的榮耀是什么樣的東西吧。那些絮狀的東西,凝聚著這一整個被她毀掉的小世界的怨恨,凝聚著所有被她殺害的人們的憎惡。

他們等著她死,他們要她死??!

溫玥感覺自己失去了四肢,失去了頭顱失去了五官,她最深刻感覺到的只有那錐子般敲擊而下的劇痛,她感覺自己整個軀體都成了承裝的容器,瞬息間就要粉碎開來!

好痛啊……好痛啊啊啊??!

他們的怨恨鉆入她的骨髓,數個片段也大肆侵入溫玥的腦海,她曾自以為帶給他們救贖,可殊不知他們不需要她這可笑的自以為是!

不……

死去的時間被無限拉長延續下去,溫玥終于明白了為什么那個宿主死前會露出如此驚恐的神情,為什么會求饒——

這是她們造下的罪孽,這是她們所必要的償還!

倒塌的陵墓之外,林未央、曾經的林妃抱著古月嬌站在外邊,臉上是一片純然的平靜,如同死水般沉寂,她喃喃說:“她們該死,誰也別想跑?!?/p>

她低頭看了一眼古月嬌,女孩子穿著干凈整潔的衣服,乖巧依偎在她的懷里。林未央露出一個淺淺的笑容:“月嬌跟娘姓,好嗎?”

古月嬌抓住林未央的袖子,點了點頭。

時間轉眼間過去,梁王退位后,洛時繼位。他繼位之后,梁王朝依舊繁榮發展,乃至于更進了一步,他終于是邁出了這一步。

彼時,養老的顧輝鈞繼續操練著新一波入伍的士兵,梁王朝唯一的女郡主馳騁在蠻夷之地,讓不安分者遇之噤若寒蟬。

這一個輪回即將結束,他們似有所感一般,抬起了頭——在他們面前,一個嶄新的世界拉開了帷幕,向他們敞開。

十余歲的洛時睜開了眼,一時有些恍惚,他看見了面前坐著的“洛執風”,像是費力確認了什么一般,好一會兒才緩緩地喊了一聲:“哥哥?!?/p>

這是梁王朝元和四年春,沒有系統入侵,一切如常。

但在小世界之外,傳來了這樣的交流聲。

小世界天道問:“你不再在這兒多待一會兒嗎?”

“不了,”洛執風緩聲道,“我會在這個小世界留下另一個我,他會有著我的記憶,擁有我的一部分靈魂。他會陪伴著他們?!?/p>

“而我?我會繼續去追尋主系統的存在,繼續去探索全新的小世界,”洛執風唇角揚起了輕笑,“你知道的,我留不住的?!?/p>

是的。天道知道。

洛執風生來就是一顆璀璨的星辰,他會永遠往上升,而不會停駐在一個地方,就算是源世界也不會成為阻礙他腳步的束縛。

他說:“再見,我親愛的孩子?!?/p>

——再見,我的天道之子。

有流光溢彩纏繞上了洛執風的身體,如同輕風拖曳伴隨著他的腳步,這是天道最輕柔的送別。

“再見?!甭鍒田L便也笑著揚了揚手,隨即便毫不猶豫地轉身邁入下一個陌生的、未曾涉足的世界,他的背影漸行漸遠,拖曳出一條長長的影跡。

——這并不是他的終途,而只是一個開始。

你好,新世界。

——全文完?!?/p>

生而為王[快穿]小說的作者是北地余光,本站提供生而為王[快穿]全文免費閱讀且無彈窗,如果您覺得生而為王[快穿]這本書不錯的話,請在手機收藏本站www.cercabar.com。
上一章:第131章 天道之子(十八) 下一章:返回列表

2020 © 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www.cercabar.com Powered by 耽美小說網

а√天堂网www在线搜索,а√天堂网官网www在线中文,а√天堂网www最新版资源,а√天堂网www最新版资源,а√天堂网www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