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上一章:第84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記住本網址,www.cercabar.com ,為防止/百/度/轉/碼/無法閱讀,請直接在瀏覽器中輸入本網址訪問本站,記住了嗎?

轉眼三年過去,周靜遠的女兒周溫暖到了上幼兒園的年紀,這三年間不只是周溫暖的成長史,還有溫柏榆演員晉升之路。

娛樂公司精心栽培溫柏榆,加上他的天賦努力,如今圈內無人撼動他的地位,走到哪,他總是處于最顯眼的位置。

溫柏榆每年都能斬獲最佳演員獎,除了老一輩的演員們,其他人見到他都要喊一聲溫老師。

他百科寫著三十七歲,外貌氣質卻和二十左右的青年沒有差別,更是被粉絲稱為逆生長神顏。

在周溫暖生日前幾天,周靜遠準備邀請溫柏榆一同慶祝,便來到他家中。

“你在修剪植物?”周靜遠打量『插』在盆栽上的植物,綠油油的挺好看,就是不知道是什么品種。

“嗯,修剪下才能長得好?!睖匕赜芙o周靜遠倒了杯水,重新拿起剪刀修剪植物雜『亂』繁多的枝條。

周靜遠左右看了一眼問:“莊尊主呢?”

“他買菜去了,今晚在我家吃吧?!睖匕赜苷f。

“行?!敝莒o遠沒客氣,他觀察表情,發現如今很難從溫柏榆面上看出他的真實情緒。

溫柏榆眼里似乎藏著一面湖水,平靜安寧,可水面之下藏著什么,無人知曉。

“周哥怎么盯著我看?”溫柏榆沒有抬頭,但實打實感覺到周靜遠的視線。

周靜遠問:“你原諒莊尊主了嗎?或者說……你還恨他嗎?”

他無法理解柏榆若是恨莊月重,那為什么和他在一起,若是不恨,又為什么相處時言行舉止那么冷淡?

溫柏榆抬眼看周靜遠,突然笑了一聲。

周靜遠愣住,他實在沒想到溫柏榆會是這樣的反應。

“我從未恨過他?!?/p>

周靜遠正想追問,溫柏榆卻望向窗外,目光像是穿越了時光,看到了過去。

他回過頭說:“周哥,三年前他來到我樓下,當我看到他眼眸是黑『色』時,你知道我有多么不甘心和害怕嗎?”

溫柏榆指腹輕撫著眼,薄薄的眼皮下是灰『色』眼眸,他輕聲道:“我無法再登大道,可他卻還有機會……”

“一旦他抓住這個機會,我們之間就真的緣盡于此……”

周靜遠沒想到溫柏榆平靜的表面下早已掀起過驚濤駭浪。

“你為什么不告訴他?”

“告訴他什么?告訴他我愛他?”溫柏榆嘴角微揚,睫『毛』在眼瞼下覆上陰影,連帶灰眸多了一層暗『色』,“用愛是留不住他的,這點我已經親身體會?!?/p>

在他看見莊月重的眼睛時,他就想好了接下來該怎么做。

“我要利用他的愧疚,為此我必須恨他?!睖匕赜苄α诵?,“我恨不了他,好在恨——是可以演出來的?!?/p>

“我從未如此慶幸自己當了演員?!?/p>

……

電梯顯示屏倒數著數字,周靜遠站在里面發呆,還在想著溫柏榆說的那些話,還有離開前對方問自己——

“世上沒有長久之物,感情更是稍縱即逝的易碎之物?!?/p>

“我已不再是得道長生的修仙者,剩下的時間不夠百年,周哥,你覺得我與他之間還有無可能?”

“?!?/p>

電梯門緩緩拉開,周靜遠抬頭就看見莊月重,對方提著裝滿食物的袋子。

莊月重的外形條件吸引過無數娛樂公司青睞,甚至還有人跟蹤了他幾天,就像求他簽約藝人。

莊月重拒絕了,溫柏榆尚且會在走投無路時學會變通,而他則是那種到死都不會改變的人。

他已不是不食人間煙火的神仙,做人是需要錢的,他沒有當藝人,而是在了解異世后,成為了一名風水師。

短短幾年,他的卡里金額達到九位數。

只不過莊月重對金錢沒什么概念,可就是他面對金錢怡然不動的姿態,才更是讓找上門的顧客覺得他有大師風范。

還沒等周靜遠說什么,莊月重先開口:“不是說要留下來吃飯?我多買了一些菜?!?/p>

周靜遠思緒一下子被莊月重這極為生活化的言語打散,對方雖然沒了仙根,可在他心里還是那立于頂端的存在,如今卻和普通人沒什么區別的上街買菜,他磕巴了一下:“我,我家里還有事?!?/p>

“嗯?!鼻f月重點頭,正要走進電梯。

“莊尊主!等下!”周靜遠開口就后悔了,可是莊月重已經轉身看了過來,他只能硬著頭皮問,“您和柏榆在一起幸福嗎?”

莊月重沒有正面回答,只是說:“楚宗前陣子問我想不想重塑仙根,他覺得我在逞一時之氣,認為沒人愿意從大能者淪為廢人?!?/p>

“可我卻讓柏榆承受了這般殘忍之事,終其一生都無法撫平他內心傷痛?!?/p>

“我能做的只是在接下來的日子里……不要再讓他一個人承受痛苦……”

電梯門即將合時,周靜遠追問:“因為愧疚嗎?”

“我從來都不是因為愧疚才留在異世?!?/p>

電梯門合上,周靜遠回想剛才莊月重沉靜的面容,他釋然的笑了笑,給溫柏榆發了一條消息。

【柏榆,你終究是得償所愿了?!?/p>

“我回來了?!鼻f月重拿出鑰匙打開門,進來喊了一聲,他習慣得不到溫柏榆回應,提著袋子去廚房處理食材。

溫柏榆已經修剪好盆栽,他搬到陽臺,拿著噴水壺澆水。

沾了水珠的綠葉就像是清晨的『露』水,晶瑩剔透的水珠順著葉子紋理滴落到地上。

這三年來,溫柏榆看莊月重的次數屈指可數,此時他卻突然回頭,看著莊月重在廚房做飯的背影。

莊月重終究是不同了,如果是從前,他一定能察覺到溫柏榆的視線。

和溫柏榆的情況不同,他是強行用仙根從死亡線上拉回來的人,雖然休養了一年,可身體完全無法吸收半點靈力。

比起溫柏榆尚能使用靈力,他是完完全全成為了異世人。

“莊月重?!?/p>

他這聲極輕,可莊月重聽到了,他手里動作停下,走過來問:“怎么了?”

溫柏榆完全是下意識叫了他一聲,正當他想要用什么理由敷衍時,突然看到玻璃窗映『射』出自己的模樣。

不知不覺間,他已是長發披肩。

“我待會想出門,你幫我從抽屜里拿一條頭繩過來?!?/p>

“好?!鼻f月重按照溫柏榆說的,拉開抽屜,可奇怪的是他到處翻了下都沒找到頭繩。

抽屜里放著雜物,還有一個外表精致的木盒。

莊月重只好拿起木盒查看,打開時卻愣住了。

里面放著的,是他曾經送給溫柏榆的青『色』發帶。

他在這一刻失神,表面的平靜被打破,眼里竟落下了一滴淚。

“沒找到嗎?”溫柏榆等了一會不見他來,開口問。

“找到了?!鼻f月重回過頭時表情無異,他走過去,伸手將溫柏榆長發挽到身后,小心翼翼捧在手中,為他束發。

他過于專心,沒有注意到溫柏榆通過窗戶將他所為盡收眼底。

“好了?!鼻f月重準備回去繼續做飯。

溫柏榆走到廚房門口,靠在墻上看他,姿態隨意灑脫,“今日是漢服節,附近舉辦了活動……”

莊月重動作一頓,轉頭看他。

溫柏榆一笑:“想不想和我去看看?”

莊月重喉嚨上下動了動,沉聲道:“求之不得?!?/p>

晚飯后他們換上漢服去了活動現場。

比起白天的游街表演,晚上最熱鬧的就是吃喝玩樂一條街,眾人穿著款式花『色』不同的漢服,或獨行,或攜伴往前走著。

主辦方點放煙花,溫柏榆抬頭正好看到一朵璀璨奪目的煙花在空中綻放,他一時間移不開眼。

注意到他的目光,莊月重同樣停下腳步往天空看去。

溫柏榆臉上帶著遮住半面的狐貍面具,他在異世很少動用靈力,有了面具遮掩不至于在這人來人往的街道被人認出來,他嘴角弧度溫柔,好似想起了開心的事情:“當年我的粉絲為了慶賀我生辰,也是放了煙花?!?/p>

溫柏榆后來的生日過得越來越盛大奢侈,可他總是忘不了最開始的時候,那一張張令他感動的臉龐。

莊月重看過那個視頻很多次,點頭道:“她們很好?!?/p>

“你不會還在我的粉絲群里吧?”溫柏榆挑眉問。

莊月重點頭道:“不止如此,很多次活動我都參與策劃?!?/p>

溫柏榆眼眸一動,可是很快掩飾住一瞬間的異樣,彎唇道:“何必呢……”

“猜燈謎送燈籠!走過路過不要錯過了!”

莊月重聽到聲音抬頭,看見一盞燈籠寫著“一面鏡子亮晶晶,走遍天下照古今”,下意識說:“月亮?!?/p>

“這位公子答對了?。?!這燈籠是你的了?!睌傊魇莻€年輕男子,當即把燈籠取下來塞進他手里。

莊月重看著手里的燈籠,上面畫著一輪圓月,他遞到溫柏榆手邊,“給你?!?/p>

溫柏榆接過來,注視著上面的圓月,青『色』發帶連帶著縷縷青絲被風吹動。

莊月重望著他,有種時空倒流的錯覺,好似回到了修仙界。

可最痛苦的莫過于往事不可追。

在他發愣時,溫柏榆趁他不注意,拿起一個獸耳發箍,快又準確的戴到莊月重頭上。

這要是換做以前,溫柏榆哪敢如此唐突。

莊月重伸手『摸』了『摸』,看著開懷的溫柏榆,問:“好看嗎?”

“很好看?!睖匕赜苄φf。

“你若喜歡,我便一直這樣?!迸赃叺墓庥橙肭f月重的眼里,看上去泛著溫暖的光。

因為面具遮擋,只能看到溫柏榆上揚的唇角,他似乎沒有多少動容。

“這里有點熱,我們去湖邊看看?!?/p>

湖邊極為清澈,上面飄著大大小小的花燈,上面承載著最為期盼的美好愿望,順著輕風搖搖晃晃的游動。

莊月重看到旁邊有人賣花燈,便買了一個交給溫柏榆,看著他寫了愿望塞進花心,隨后把花燈小心翼翼放進湖里。

“許了什么愿望?”

溫柏榆不講究說出來就無法實現的說法,他笑說:“愿愛我的人,歲歲平安?!?/p>

他注意到莊月重提著燈籠:“你不想用花燈許愿嗎?”

莊月重搖頭道:“我的愿望已經實現了……”

就在此時此刻。

溫柏榆微微一愣,似乎明白他未言明的話語。

湖邊來放花燈的人越來越多,還有拍照發視頻的男男女女,莊月重擔心溫柏榆被拍到,護著他往一顆樹下走去。

兩人挨得很近,溫柏榆突然發現莊月重多了一根白發。

那是生命流逝的證明。

兩人站在樹下,夜『色』和湖邊花燈形成了一副絕美的畫卷。

“你不用刻意剪發?!睖匕赜苌瘛荷黄届o,他的頭發長至腰間,可莊月重始終是多年前來到異世時那般短。

莊月重一向肅穆的眉眼柔和下來,他抱住溫柏榆低聲道:“我只是想讓你明白,我不會離開你?!?/p>

溫柏榆攥著莊月重衣袖的手指收緊,面具將柔和的五官遮蓋,只『露』出如同夜明珠般奪目的灰眸和微尖的下頜線,像極了奪人心魂的畫妖。

他在心里慶幸帶了面具,否則他就要敗在莊月重的溫情中,繳械投降。

曾經他卑微到塵埃里,只想要待在莊月重身邊。

現在他要莊月重陪著他,就像凡間的夫妻,攜手度過一生。

這是莊月重欠他的。

“其實我在花燈上還寫了一句話?!?/p>

“什么?”

“以后再告訴你?!?/p>

一名攝影系女生拍著花燈,不經意轉身便看到這一幕,情不自禁的用相機拍下。

她拍下了一對在樹下擁吻的身影,之后在照片提筆寫了一句話。

——愿此生唯你,共度一生。

正文完

師尊別攔我當愛豆小說的作者是正萌君,本站提供師尊別攔我當愛豆全文免費閱讀且無彈窗,如果您覺得師尊別攔我當愛豆這本書不錯的話,請在手機收藏本站www.cercabar.com。
上一章:第84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2020 © 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www.cercabar.com Powered by 耽美小說網

а√天堂网www在线搜索,а√天堂网官网www在线中文,а√天堂网www最新版资源,а√天堂网www最新版资源,а√天堂网www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