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上一章:第97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天才一秒記住本網址,www.cercabar.com ,為防止/百/度/轉/碼/無法閱讀,請直接在瀏覽器中輸入本網址訪問本站,記住了嗎?

三模的成績下來后,鐘念又喜又憂,喜的是持續進步,憂的是離s大依然遙遠。

他自認已經花了百分百的力氣,連做夢都在背公式,每天嚴格完成江傳雨布置的每一項任務,可考試實在太難了,知識點浩如煙海,每做一張試卷,就如同開一個盲盒,總有讓人目瞪口呆的驚喜。

太難了,對一個總分常年穩定在450左右的學渣來說,提高將近200分,實在是太難了。

像是用孔洞粗大的篩子在沙灘上挖沙,一篩子下去,看著滿滿當當,提起來后,沙子能漏出一大半,再倒入桶里,就只剩掌心大小的一捧了。

高壓和少眠讓鐘念陷入了焦慮,把十個指甲啃得光禿禿的,江傳雨不在那幾天,無法靠信息素助眠,整晚整晚地睡不著,等江傳雨回來,看到鐘念憔悴了一大圈,嚇得他再也不敢離開半步。

老成把鐘念樹立成典型了,大會小會上不停地拿他舉例——

“大家看看,半年時間,我們鐘念同學能從428的總分提高到574!這說明什么?天道酬勤!”

“鐘念是智商特別高嗎?是運氣特別好嗎?都不是,是勤奮和破釜沉舟的努力!”

下面有人接話:

“是有奧賽金牌的男友?!?/p>

老成兩眼一瞪:

“那人家也是兢兢業業學出來的!有本事你們照著鐘念的作息學,有不懂的隨時來問老師??!”

“資源是共享的,區別在于你們愿不愿意用!現在還剩68天,大家要把每一天當成世界末日去過!抱著不學習就會死的心態,去拼命!”

“別等十年二十年后,后悔當初沒再努力一把,上個更好的大學!”

“別讓你的青春,空留遺憾!”

這種全民打雞血的氛圍深深刺激著鐘念,他像只驚弓之鳥,一旦發現不會做的題,就高度緊張,抱著錯題本喃喃自語。

江傳雨心疼壞了,好幾次在深夜拉著瀕臨崩潰的鐘念,一遍遍地勸:

“別學了,我不去s大,你考上哪兒我們就去哪兒?!?/p>

但鐘念不服輸,把眼淚一擦,提筆再來。

“這山我已經爬了三分之二,我不會在這時候放棄的?!?/p>

江傳雨看著他,眼里全是擔憂,

“但剩下的三分之一是最難最險的?!?/p>

鐘念現在的脾氣是一點就炸,氣全都撒在江傳雨身上:

“你別老說這些讓人泄氣的話!我在你眼里就這么扶不上墻嗎?你他媽多給我鼓勵行不行!”

江傳雨根本不會吵架,一著急就把心里話說了出來,

“你不需要這么累,你上什么大學對我來說都不重要,以后我能讓你衣食無憂,不工作都完全沒問題!”

鐘念不可置信地盯住江傳雨,顫聲問他:

“因為我是omega,所以就該上二流大學,以后靠alpha養嗎?”

這話題無法繼續了。

江傳雨見鐘念說不得勸不得,一時氣急攻心,發病了。

鐘晴出差一周回來,發現家里的兩個娃一個心態爆炸,一個發病自閉,驚得下巴落地,一個頭兩個大。

不都成年了嗎,還這么不讓大人省心!

鐘晴先沖進鐘念房間找他談話。

她語重心長地勸:“你稍微正常點,就算進不去s大,以你現在的成績,一本的法學院基本都沒問題,只要穩住就好了?!?/p>

鐘念梗著脖子:“我就要跟雨神當校友?!?/p>

鐘晴看著鐘念滿是紅血絲的眼睛,不免心疼,

“何苦鉆那牛角尖?學歷不是唯一,能力更重要?!?/p>

鐘念充耳不聞:“我就要!”

鐘晴有點火了,“這是你想要就要得到的嗎?誰讓你以前混日子去了?你學這么一年半載就想進名校,讓那些認真學習了十幾年的人怎么想?”

“你現在也成年了,該接受社會的毒打了!別以為家里有錢就什么都抓得到!”

“要么混吃等死,要么比所有人都努力,別想兩頭都占!”

“我已經比所有人都努力了!”

鐘念氣得眼睛發紅,拿筆的手都在抖。

“你努力得太遲了!”

鐘晴的聲音比他更大,直接拍桌,氣勢如虹。

“你去問問你們年級前十,有哪個不是從幼兒園就開始補課?人家這十幾年玩的時間加起來都沒你一年玩的時間多!

“你又不是智力超群,憑什么努力半年就能超過別人!”

鐘念被她吼出了眼淚,委屈至極,

“我已經拼盡全力去補救了!現在無論多努力都不行了嗎?”

“很有可能不行?!?/p>

鐘晴盯著鐘念的眼淚沒動,緩了下語氣繼續說:

“不過你面臨的并不是死局,可以換目標,或者復讀一年,你的選擇還有很多?!?/p>

“但你必須知道,這世上有太多東西,是不管你多努力,都無法得到的?!?/p>

“年輕人,可以有創造奇跡的勇氣和決心,但不能指望奇跡次次都會降臨?!?/p>

鐘念抽噎了好半天,總算平靜下來,鐘晴把紙巾遞給他,揉了揉他的發頂,

“剛才那些話,傳雨是不敢告訴你的,只能我來做惡人,戳破你的童話泡沫?!薄澳顑喊?,你已經做得非常好了,大大超出我的預期,放松點,別把自己和你alpha逼死好嗎?”

聽到最后一句,鐘念總算想起了好久沒見的江傳雨,他吸著鼻子問鐘晴:

“雨神呢,出門了嗎?”

鐘晴暗自嘆氣,周末兩天就鬧成這樣,自己再不回來,怕是救護車都要來。

“傳雨發病了,把自己關在樓下,兩頓沒吃?!?/p>

鐘晴瞥著鐘念,問他:“你都沒去看看?”

鐘念猛地收住眼淚,但止不住地打哭嗝,

“我、我不知道……他也沒、沒說?!?/p>

鐘晴腦袋一擺,

“那還不快去?”

客房房門緊閉,鐘念在門口徘徊良久,終于鼓足勇氣敲門。

“雨神,是我?!?/p>

門很快打開,房間里拉著窗簾,光線幽暗,海水味雖然濃郁,但毫無氣勢,跟主人一樣蔫耷耷的。

鐘念進到房里,見江傳雨神色疏離,語帶客氣的請自己隨便坐,眼眶立刻就紅了。

“不想坐?!?/p>

鐘念的聲音帶著哭腔,讓江傳雨很快抬頭瞥了他一眼。

“怎么了,不舒服?”

江傳雨的聲音也有些啞,他吃過藥睡了一天,這會兒人清醒了,但心里還是悶得難受。

他無法跟鐘念爭吵,鐘念的每一次皺眉,都是在他心上落刀子。

鐘念眼皮一耷,落下兩滴淚。

“那個來了……肚子疼?!?/p>

難怪脾氣這么不好!

江傳雨的心都被揉皺了,起身一把將鐘念抱起來,坐到床邊,用掌心暖著他小腹,低聲問:

“這么疼嗎?要不要去醫院看看?”

鐘念緊緊抱住江傳雨的脖子,委委屈屈地哼,

“被你氣疼的?!?/p>

生理期的鐘念小脾氣一套接著一套,一口氣吹大點,都能把他吹化了,真真是惹不得也碰不得。

江傳雨簡直想跪下來磕頭認錯。

他把鐘念從脖子上拉開一點,看著他的眼睛不停道歉:

“寶寶我錯了,我沒那么想過,只是心疼你太累了?!?/p>

誰知這下又踩了鐘念的雷,他鼻頭一紅,嘴角直往下撇,

“你、你還不讓我聞信息素……不親親我!”

這罪名可太大了!

江傳雨湊過去堵住那張顛倒黑白的小嘴,把人死命地往身體里揉,如果把他吞進肚子里,大概就不會生出這么多煩惱了。

鐘念的神經繃得太緊,急需宣泄,他完全忘了他倆爭吵的原因,在自己alpha懷里化成了水,纏著江傳雨要了一個又一個深吻。

可當江傳雨想要有進一步動作時,他又哭唧唧地推拒。

“不行,太臟了……”

江傳雨悶悶地笑,從耳垂到側頸,再到鎖骨,把鐘念所有的敏感點吻了個遍,再一邊揉著他后頸腺體,一邊跟他商量:

“那只用手好不好,念寶會不會不高興?”

“手也臟……”

鐘念被揉捏得失了神,癱倒在床上,一秒鐘看不到江傳雨都要鬧。

江傳雨想起身去拿毛巾都不行,只能抱著粘人的omega,幫他一次次放松。

這是鐘念有生以來第一次拼了命地想要某樣東西,想得走火入魔。

他不喜歡深究,不會問為什么想要,只會悶頭往前沖。

要證明自己。

要超越自己。

要憑實力,站在江傳雨身邊。

鬧過這次以后,江傳雨把鐘念的作息稍微調整,每隔一天睡前留出半小時時間為他‘放松’,此招甚為有效,極大地舒緩了鐘念的焦慮,很快讓他情緒復原。

然而,天不遂人意,鐘念剛放松了沒幾天,一次隨堂考試,又讓他焦上了。

很普通的英語考試,難度甚至不及月考,鐘念連120都沒上,做題的時候不知在想什么,連著錯了六道選擇題,每一題都是再看一眼就不會錯的。

徐婉見鐘念一臉被雷劈了表情,湊過去掃了眼他的試卷,有些吃驚,

“這些題你怎么會錯?你剛才是不是打瞌睡去了?”

鐘念咬著手指甲,惶惶搖頭,

“沒有,我一直在認真做卷子?!?/p>

“那就奇怪了?!?/p>

徐婉找不出解釋,隨口胡謅:

“可能水逆吧,或者你今天穿的內褲顏色不對?!?/p>

???

鐘念懵逼,“這都什么亂七八糟的,有聯系嗎?”

“當然有!”

徐婉自信滿滿地抬起下巴,

“這叫玄學,懂不懂!誰考試的時候沒點小迷信啊,我必須扎紅色的發繩才能考好,其他顏色的都不行?!?/p>

鐘念無情拆臺:“那你別買其他顏色的不就得了?”

“可我要扎藍色的才能減肥??!”

徐婉回得理所當然,還掰著手指給鐘念數:

“老袁出門時必須邁右腳才不會遲到,考試前不能喝一口水,橡皮不能帶新的?!?/p>

鐘念嗤道:“這也太迷|信了吧!”

徐婉擺擺手,“這些都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

說到這里,她頓了頓,勾勾手指讓鐘念湊近點,小聲告訴他:

“考試前,絕對絕對不能那個!”

鐘念沒懂,“哪個?”

徐婉的眼神將他上下一掃,嘴角微翹,

“昨晚干壞事兒了吧?雨神現在是不是你的專屬書童???白天陪讀,晚上□□?”

鐘念的臉頓時漲得通紅,結巴著否認:“沒、沒有,沒陪……”

“反正我告訴你了,你自己上網搜,好多為了高考禁|欲打卡的帖子?!?/p>

徐婉聳聳肩,丟給鐘念最后一句——

“考試講究天時地利人和,你要是散了自己的精氣,那人還怎么和?”

這番話徹底打動了鐘念,他思考了一下午,回家給江傳雨立規矩:

“高考前,都不許動我的精氣神了!”

江傳雨張了張嘴,還沒出聲,就被鐘念強勢阻止,

“說了不可以,就是不可以!”

江傳雨靜默了一會兒,等鐘念坐在書桌邊準備做題時,小聲提醒:

“念寶,你發情期快到了?!?/p>

艸!

居然把這茬忘了!

鐘念手上動作一頓,想了想,霸氣開口:

“我天天打抑制劑,不會發情!”

櫻落成雪,青梅初探,轉眼清明假期也過了。

青林a高的成人禮,安排在惠風和暢的四月天。

鐘念跟江傳雨的禮服,由鐘晴一手包辦,她從春節就開始準備,買了高奢品牌的走秀款,收到之后,又找了全市資格最老的裁縫量體改衣,務必讓每一個細節都無可挑剔的完美。

成人禮當天,鐘晴還專門請了造型師,給鐘念和江傳雨做發型。

不過鐘念對那身衣服沒什么好感,純羊毛的西服,上身像被火燒,襯衣馬甲加西褲,全身上下從里到外,沒一寸裕度,他懷疑自己蹲都蹲不下去。

還要系領結、用袖扣!

雖說要正裝出席,但男生大多就穿校禮服的那套廉價西裝,誰他媽會穿成這樣?

又不是結婚!

鐘念在房間里胡亂套上外套,袖扣弄了幾下弄不明白,索性往兜里一揣,手指上轉悠著領結就出門下樓。

等會兒還要穿硬邦邦的皮鞋,這樣去學校,會不會被群嘲??!

他皺著眉來到客廳,正要開口抱怨,余光瞟到江傳雨從客房出來,不經意地轉過頭去,大腦有一瞬的空白。

江傳雨穿著純黑的三件套西服,一邊調整領結位置,一邊朝鐘念走來,他鼻梁上架了副金絲邊眼鏡,眼神掠過鐘念時,唇邊聚起點點笑意。

誰都知道江傳雨長得帥,頂a的皮囊自然是萬里挑一的好,但像今天這樣帥得讓人腿軟,并不多見。

為了不讓自己表現得太過白癡,鐘念扯了扯嘴角,急忙別開臉,心口那只小鹿快把自己撞死求了。

太他媽帥了……

丟掉學渣稱號的鐘念,靈光一閃,浮出這兩句:

‘積石如玉,列松如翠。

郎艷獨絕,世無其二?!?/p>

他突然明白古時候為什么會對美人兒擲果盈車了,對著自家這個alpha,他不僅想扔果子,更想把自己也扔過去。

“襯衣沒穿好嗎?”

清泉般的嗓音入耳,淺淡的海水味入鼻,接著是骨節分明的手,執起鐘念的手腕翻轉查看,另一只手在他眼下攤開,

“袖扣給我吧?!?/p>

鐘念垂著頭,摸出袖扣放進江傳雨手心,看他如何捏著袖口,把綠松石的袖扣穿過去,扣好。

江傳雨比鐘念高了一個頭,手掌也大一圈,十指修長有力,無論是寫字還是拿書,跟它的主人一樣,文氣十足。

在床上時,這樣一雙提筆便是圣賢詩句的手,也跟它的主人一樣,下流十足。

鐘念覺得自己是不是憋久了,對著一雙手都能意|淫。

他逼著自己把目光聚焦到袖扣上,瞥了眼江傳雨的紅寶石袖扣,干笑:

“雨神還是你七月的誕辰石好看,我十二月的看起來沒那么貴氣?!?/p>

江傳雨一怔,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袖扣,不解,

“什么是誕辰石?”

“每個月都有對應的誕辰石,就是個商業噱頭,你七月的誕辰石是紅寶石,比念兒的綠松石貴?!?/p>

鐘晴笑著答了一句,走到他倆跟前,眼里閃著驚艷,先是目不轉睛地把江傳雨打量了一番,再移到鐘念身上,嘴角都快咧到后腦勺去了。

“這真是……人靠衣裝馬靠鞍??!念兒你把背給我挺直了,穿高定還駝背!”

“帥,太帥了!我都不敢相信這就是我那個埋汰弟弟!”

鐘晴笑得合不攏嘴,拍了拍江傳雨的肩,

“你能找到我們念兒,那是上輩子的福氣哦!”

接著她又轉過頭,拍拍鐘念的肩,

“你能找到傳雨,那是幾世修來的福氣??!”

鐘念頓時就不平衡了,

“怎么他只要一輩子,而我卻要幾世?”

鐘晴呵呵笑著,轉頭招呼造型師過來給他倆做發型,權當沒聽見。

江傳雨瞥見鐘念的領口敞著,板著肩膀把他轉過來,屈指點了點鐘念的鎖骨,輕笑:

“怎么領結也不戴,就等著我伺候?”

鐘念禁不住笑了,把領結遞過去,隨口問:

“什么時候配的眼鏡?”

江傳雨有些近視,平時看黑板習慣半瞇起眼,鐘念提了好幾回讓他配眼鏡都沒見他動彈,這次終于想通了。

“上周配的?!?/p>

江傳雨抬起鐘念的下巴給他整理衣領,睫毛擦過鏡片,還有些不習慣。

“等會兒我上臺發言時,怕看不清你?!?/p>

青林的學生代表除了江傳雨還能有誰呢?

另一個頂a林霄剛進冬令營就被淘汰,開學沒多久便出了國,算是給兩a爭鋒畫上了句號。

鐘念盯著江傳雨癡癡地看了會兒,笑得有點傻,

“好看,你戴不戴眼鏡都好看?!?/p>

江傳雨幫鐘念戴好領結,抬眸瞥了他一眼,摘下眼鏡架到他鼻梁上,微笑,

“你也好看?!?/p>

鐘念的視線頓時變得模糊,他暈乎乎地笑著說:

“你視力這么差了啊,眼鏡怕是摘不掉了,不過我不會嫌棄你的?!?/p>

一旁的造型師已經擺開了工具,就等著這對小情侶親熱完好開工,江傳雨回頭看了看,忽地俯身,附到鐘念耳邊輕聲道:

“謝謝你挑了幾世終于挑中了我?!?/p>

鐘晴站在造型師身邊,對他倆的公然秀恩愛很是不滿,嘖了一聲朝江傳雨招手,

“傳雨你先來,你是要上臺發言的,你的形象比鐘念的重要!”

造型師仔細打量著他倆,眉飛色舞地拍馬屁,

“喲,這對小哥哥顏值不得了啊,我給大半個娛樂圈做過造型,比你們倆好看的,一只手都數不完呢!”

江傳雨乖乖走過去坐好,在造型師大顯身手時,抬起手腕,撫著那對紅寶石袖扣對鐘晴說:

“晴姐,我的生日不是7月,我家人給我上戶口的時候弄錯了?!?/p>

鐘晴聽了一怔,“這個也能弄錯?”

說完,她想了想江傳雨那個家,沒再繼續,只問他:“那你知道真實的日期嗎?我可以讓人幫你改?!?/p>

江傳雨抬起頭,從梳妝鏡里看著坐在餐桌邊吃水果的鐘念,片刻后,他揚起笑,

“就改成9月14日吧?!?/p>

今天青林的大禮堂,可謂星光熠熠,爭奇斗艷。

鐘念到現場一望,頓時松了口氣,跟騷包同學比起來,他跟江傳雨算穿得保守的了!

男生沒什么看頭,無非在西服的顏色上做文章,女生們就大放異彩了,姹紫嫣紅的禮服裙,愣是穿出了走紅毯的氣勢。

當然也有不屑于穿裙子的女alpha,一身西服比男生更帥氣。

一向低調的曲桃穿了件燕尾服,跟鐘念打照面時,彼此都有點怔然。

曲桃上下打量著鐘念,“喲,你腿還挺長的?!?/p>

鐘念皺眉,“小心告你性|騷擾哦!”

曲桃哼笑,“我不喜歡男性,省省吧?!?/p>

鐘念還想還嘴,想想自己在此人面前沒多大勝算,扭頭進了禮堂。

清明剛過,氣溫還停在‘吹面不寒楊柳風’的三月,學校怕人多氣悶,禮堂里開了空調,怕冷的女生還要借外套披著。

感覺熱的,估計只有鐘念一個。

他早把外套脫下來了,只穿馬甲也熱,渾身燥熱,西褲讓雙腿火燒火燎的難受。

江傳雨一進禮堂就被人叫走了,鐘念心里有不好的預感,沒跟班上的同學坐一起,自己撿了個角落坐著,等燈光一暗,趕緊把馬甲也脫掉。

校長發言、年級主任發言、老師發言,無止境的發言。

鐘念的體溫在迅速攀升,他當然清楚這是什么,只有些驚訝——

明明每天都打抑制劑,怎么還是發情了?

還專門挑在了今天!

鐘念扯著領口透氣,卻不敢松開領結,等會兒所有人還要上臺領什么成人寄語,他得撐住了。

而且,他還信誓旦旦地跟江傳雨說過,不會發情,不許搞黃色。

他要做一個有骨氣的omega……

“下面有請高三年級的學生代表,江傳雨同學上臺發言,請——”

一片掌聲中,江傳雨走上臺,信步來到話筒桌前。

江傳雨一出現,便引起了不小的騷動,他不僅把正裝穿出了模特水平,還戴了副眼鏡,把儒雅斯文的氣質發揮得淋漓盡致,惹得大家紛紛竊語。

“這完全就是小說里走出來的霸道總裁??!”

“我要多照點照片,以后他火了,我就能到處跟人說,我是雨神的同學?!?/div>

穿進Alpha高中變O了小說的作者是九升君,本站提供穿進Alpha高中變O了全文免費閱讀且無彈窗,如果您覺得穿進Alpha高中變O了這本書不錯的話,請在手機收藏本站www.cercabar.com。
上一章:第97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2020 © 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www.cercabar.com Powered by 耽美小說網

а√天堂网www在线搜索,а√天堂网官网www在线中文,а√天堂网www最新版资源,а√天堂网www最新版资源,а√天堂网www官网